爱泼斯坦和维密老板Wexner的公司和私人合作

1999-01-01

与维科斯内相识之后,爱泼斯坦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众视野,同时还涉足教育和政治领域。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他就是美国最成功的金融人士之一,与多名政要私交甚笃,其“朋友圈“包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前任总统克林顿等,甚至连他的传闻女友马克斯韦尔都是媒体行业大鳄的女儿。
在警方获得的爱泼斯坦的一本长达92页的黑色联络簿中,从好莱坞明星到媒体业亿万富翁再到政界大腕,记着全球众多上流社会人士的电话。虽然联络簿上有些人表示并不认识爱泼斯坦,但这份名单也无一不体现出了他扩张人脉圈的野心。
他的人脉不仅广,而且深。哈佛一名法学教授曾表示当他写完他的第二十本书之后,除了家里人,他只给爱泼斯坦看了草稿。其他联络人列表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对爱泼斯坦的评价也常常是“聪明“、“反应快“、“有活力“、“有好奇心“等等。
爱泼斯坦与维科斯内的关系则更加密切,他曾告诉《名利场》:“有人说我跟维科斯内像共用同一个脑袋一样,一人一边。“
维科斯内对他们的关系的描述是两者互补:爱泼斯坦擅长寻找政治和金融市场的规律,而自己擅长生活和时尚市场方面。除了商业上的合作外,维科斯内对爱泼斯坦的信任之深,甚至可以说是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程度。
纽约时报公布的一份1999年的3页文件显示,维科斯内给了爱泼斯坦以前者名义签署文件的权利:借钱、缴税、招聘等等。维科斯内还曾为了爱泼斯坦和自己的昔日老友兼商业投资伙伴分道扬镳。维科斯内甚至表示爱泼斯坦是他“最忠诚的朋友“。
爱泼斯坦甚至还掺合进了维科斯内的家庭中,他说服了维科斯内让他取代维科斯内基金董事会中维科斯内母亲的位置,还表示:“我代表了我的客户,如果我的客户需要保护,即使是来自家庭(的威胁),通常恨我的最好是其他人,不是我的客户。“他甚至自豪坦言“你估计也听说过我代表我客户的时候很凶狠。“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维秘模特声讨爱泼斯坦的公开信发布不久后,维科斯内在其慈善基金会的一份内部信中称,曾担任其个人理财顾问的爱泼斯坦曾非法挪用大量维科斯内家的资产,其中一笔高达4600万美金。
爱泼斯坦的种种行径无疑给他的旧友造成了大麻烦。正因为取消2019秀场而被置于舆论风口浪尖的维密,也因为领导人当年的“交友不慎“而引发市场遐想,据美国CBS报道,爱泼斯坦被捕后,维密母公司的股价甚至一度下滑。维科斯内对此在有限品牌公司内部发表声明称:“当时完全不知道爱泼斯坦这些被指控的行为。“
维科斯内在8月7日的基金会内部信中,还针对当年对爱泼斯坦的信任进行了解释,称有朋友说爱泼斯坦是个专业金融人才,为他背书保证,并将其推荐给了维科斯内。他还在信中表示:“像很多其他人一样,被爱泼斯坦欺骗这件事让我感到难堪。我现在知道我当时相信他是信错了人,与他有过接触这点让我感到深深的懊悔。“

- 拉到底啦 -
互联网有记忆公众号淘宝一元购